快捷链接

积木app小米 积木盒子集木儿童玩具交友app 当前位置 : 主页 > 积木 >

积木app小米 积木盒子集木儿童玩具交友app

来源:http://www.uusale.cn 作者: 发表时间 : 2020-05-23 19:15 浏览 :

  1。今天部分难友做出了一些过激都行为,聚众xxx,我个人感性支持,但是,从法制上来说,确实偏离了依法维权的路线。

  叔叔们理解行为,但是依然批评教育了,疫情面前,聚集几十人不是小事,国家大义面前,确实叔叔批评的对!改写悔过书写悔过书,改接受训诫接受训诫。

  叔叔说的很清楚,他们理解同情我们的维权,在输入疫情这么厉害的时间点,一定要合理处理这件事情,不要维了自己的权,害了大家。

  2。积木最近加快步伐做出各种缺德的方案,叔叔们也说的很清楚!报案,留证据。

 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涉众型经济案件报案平台(微信公众号)已经开放线索征集。

  (1)框架协议(积木称之为安抚协议)盖章了,过程非常艰苦,积木从coe到股东全部反悔,拒绝接触谈判。在经侦给出压力后,还是盖章了。

  (2)经侦部门已经对积木不耐烦了,今天给出了一定的压力,经过几个渠道反馈的信息,如果积木短期内不能解决问题,经侦就要介入了,并且已经明示给了积木高层。

  部分万粉v认为这是一次投资失败,积木正常商业运转失灵,正常的经营困难导致的纠纷。

  居间平台积木盒子,单方面截留了借款人的还款,把款子收归他们的账户,而未到借款人账户这算正常商业运转失灵问题么?(你链家买房,买家把钱给了链家,链家截留不给卖方,然后链家自己说转型,钱不给了,这算合理么?抱歉链家,用你当了例子)

  如果积木自己运转失灵,借款人不还钱,我认了,愿赌服输这是常识,我非常认同,这钱赔了我认了!

  但是截留还款资金,这个事情是不是违法犯罪?这种触犯个人合法利益,我举报 维权 诉讼,这也是天经地义,对么?

  这回的事情,不是说投资者(准确的说出借人)不愿赌服输,承担风险,而是!平台(中介)单方面藏匿合同,截留正常的汇款!

  我想和你打官司,走司法程序,你这个直接把合同藏起来,我拿什么跟你打?!这算不算积木不愿意愿赌服输反而转嫁成本?

  我去经侦报案,人家说证据呢?我说合同被藏了,人家说你怎么证明啊?去调解中心调解去吧。

  概括起来就是借钱的人还不上钱了,我认!但是借钱的人还了钱,积木平台(居间,中介),你把我还的钱私自扣了,请问这怎么让我愿赌服输?

  认为这是华海军的歇歇吧,上周五,我们维权了,周六日,各个平台发出一些声音,算是出借人(部分)的共识,知乎,大家用得少,周日才算是开始。

  @楠爷打搅您的清修了,见谅,我律师跟我说,按规矩,已经没意义了,把利益相关的,引入局面,起码还有机会吧。几十万不多,就是一口恶气难出,大号不能上,为了几十万,估计被笑话死。不为别的,就是一口气!

  您好,抱歉点您,我也相信要走法律程序,积木这件事,涉及资金量是四十个亿。单人投资几十万,从头就打算走法律程序的人,不下几百人。我身边的朋友,比较熟悉的,十来人,涉及1600万,认同并且一直在推进司法程序,走法律途径,律所朋友不少,都卡在了“合同”上,积木把合同隐匿了,第三方法大大伤存我们的合同,他隐匿了,您说我怎么推进?各个城市的律师,我们谈了很多,不约而同的都提供了目前我们唯一能做都方案:“闹一闹”。

  如果您认为我们不算活该,认为我们的行为还有一点合理性,也请您如果方便,关注一下,谢谢了。

  1.为何投资积木,原因三点:(1)北京市的(2)雷军系入资出人 (3)协会副会长单位

  2.投资比例:占我的资产比重很低(3-4个月收入),理性分散投资模型下的投资,本人并非非理性被煽动投资。

  (1)第一时间联系了我的律师,律师需要合同(和积木的,以及借款人的)才能提及民事诉讼

  (3)询问积木合同是否可以提供合同,积木方面答复:只有处于司法阶段可以提供合同(恶心么,没合同我怎么诉讼你?)

  (4)律师二次给出建议:只能靠非法律手段维权了(具体不说了,都懂,说了容易被删)

  (5)多方渠道,和一些同城的借款人(非投资者!)组建了微信群,进行沟通,等待积木的进一步行动。

  (6)积木后续行动:成立了伪借委会,单方面宣布确权(隐藏了一句话)见图:

  基于(6)(7),彻底激怒了借款人,这与他们所说的底层资产真实+他们是转型,不是雷暴完全不同。

  (8)3月20日,北京借款人上门与积木盒子洽谈(3月20日之前,积木ceo保镖与出借人肢体冲突的事情不谈了,我没在现场)

  (9)当日,其ceo谢群,表达了,没钱,他说了不算,股东不管,他们资产已经和品钛(积木系)剥离了,拒绝谈判。并趁机走消防通道跑路,被车库盯梢的出借人堵了回来(期间,报警了,警察叔叔听内容后,就走了,让我们好好谈)

  (1)迫于安定局面的压力,朝阳经侦办介入安抚(感谢朝阳经侦的探警,这是他职权外的事情,他在来之前,对本事件一无所有。现场只能给出了车轱辘话和外交辞令,但是依然能体会到他的理解和支持),并在我的一个极度亲密的朋友(游走在体制内外边缘的人)对话时,在执法记录仪面前,最终公开承认了金融调解中心是第一责任单位! 这是自出事以来,第一次有政府相关人士第一次告知我们该找谁监督,投诉,调解。而不是踢皮球。

  (2)迫于形势,积木ceo和一位股东(未具名),承诺周一给我们一个盖了公章的协议

  (1)积木一步步的行为,已经彻底丧失了信用,任何积木的承诺,至少在我看来,他起码信用破产了在我这里,后期他制定的任何方案,我根本不相信能够执行。除非引入有权威的第三方(gov

  (2)积木的行为,决定了我的行为,他触犯了刑事,我就走刑事路线斗,如果经侦的同志认定他合法合规,那我就走民事诉讼(合同呢,我的合同呢,隐藏合同算什么?)。

  (3)积木如果运作的牛叉,法务部门强力的把所有问题都给解决了,我认栽,三十万不要了就完了。但是,但是,但是,跟积木沾边的股东的私人信息(住址,电话,等),早就给扒出来了,我家庭年入决定了花个100万,制定一个灰色方案,让我爽一下,可行。

  (4)据我所知,身家性命都投在积木的,有人是,最终法律不能解决,我相信他们也要解决掉的。

  @王瑞恩大号有跟老王互动,希望老王帮我看看,平台隐藏合同这事,算什么事!